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365bet体育投注 > 性别歧视背后 隐藏着“权力的经济” 来源: 澎湃新闻 2019-07-30 14:00 http://www.yybne

性别歧视背后 隐藏着“权力的经济” 来源: 澎湃新闻 2019-07-30 14:00 http://www.yybne

时间:2019-08-13 09:1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性别之战》截图

“女孩子只会死读书”、“男生比女生更适合学数学和物理”、“你怎么平衡家庭和事业”……相信不少人都曾听过这样的说法或疑问。这些生活中显见的刻板印象说明,实现性别平权依然任重而道远。

学术圈的性别平等问题也相当严重。来自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一份数据显示,香港的八间公立大学2017/18学年平均只有18.8%的高阶教职由女性担任。

这个数据说明,女性在学术界内部有着明显的“玻璃天花板”,上升路径困难重重。而学术圈内,还隐含着更为隐秘的性别不平等:性骚扰、性化的评论、物化女性、不平等的家庭角色分工……

是什么造成了这些不平等?

理想国出版哈佛教授田晓菲的著作《留白:秋水堂文化随笔》,在后记《权力的经济》中,田晓菲记述了自身作为一个女性学者,遭遇到的与性别、与年龄有关的偏见,对学术圈和职场中性别歧视的种种表现做了简洁而有力的论证。

田晓菲坦言,““性别”只有生理上的天生之别,其他都是“建构与造成的”。”她将性别歧视为一个文化和社会的问题,批判了基于惯性思维或偏见,从而对性别和年龄歧视、对女性创造的思想、学术价值和工作能力进行否定的行为。

在性别歧视背后,隐藏着的是社会文化的畸形传统和社会权力结构和专制。想要扭转这一局面,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首要的一步是要认清并正视性别歧视在各个领域的体现。“思想没有性别。学问没有性别。勤奋与敬业没有性别。”在学术圈如此,在各个领域也都如此。

《非自然死亡》截图

权力的经济

作者:田晓菲

(《留白:秋水堂文化随笔》后记)

这本书里收的,是十几年前写的文章,或长、或短,有的有很多注解,是在学术研讨会上正式发表的论文;有的只有几百字,信手挥洒,为报纸专栏填空补缺。新版和旧版相比,还有一篇删除的文字,不好存目开天窗,也无意女娲补天,只有在后记里向它点头致意。

今天的世界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是我们成长时完全始料未及的。八十年代在大学里,我们讨论哲学、政治、诗歌、音乐。我们物质上还那么贫乏,但精神上是那么富有。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代,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

“理想国”的张编辑说得很对:《留白》里的文章都是阅读的产物。这包括古代和现代的文本,也包括被作为文本谛视的电影。但是,很多文章的写作背景和内文,都是出于对当下活生生社会文化和现实的关怀与思考。

大约十年前,曾有一篇文章在《读者》上转载和因特网上流传,绘声绘色地编出一系列关于我的“生平事迹”,全部来自想象和虚构,甚至捏造出我的结婚纪念日。

原来“传奇”就是这样生产制造出来的!我希望读者认识我,是从我自己的文字里,不是从那些编造出来的故事里,也不是从近年有些报刊上从来不曾采访过我或我的先生而拼凑编写出来的所谓“采访记”里。《留白》里的这些文字,是一个真正的我,直接面对读者,讲我心里的话。

有些文章里谈到的问题,比如现代新旧诗,我在近十来年中有进一步的探索和研究,但是这些曾经一度的想法,哪怕后来有所改变或深化,也还是我个人思想发展轨迹的一个记录,希望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文章本身都已经足够表白自己了,在后记里,我不想总结什么,只想借此机缘,回顾一下这二十年来,作为一个女性的学者、社会文化的观察者和思考者,遭遇到的所有与性别、与年龄有关的傲慢与偏见。它们好比嗜血的豺犬一般跟随着我,我相信也跟随着很多有思想、有志向的女性。

这种现象是英文谚语所谓“房间里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很少人公开地谈论它、视之为一个文化和社会的问题。但它确实是一个文化和社会的问题。

《我,到点下班》截图

1.学术界的性别和年龄歧视

这些傲慢与偏见,来自男性也来自女性,来自中国也来自美国,但以来自中国的居多而且表现得较为明显,因为,很简单,中国有远比美国更长的历史文化传统。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