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365bet体育投注 > 【特写】制造《乐队的夏天》 来源: 界面新闻 2019-05-26 14:40 http://www.yybnet.ne

【特写】制造《乐队的夏天》 来源: 界面新闻 2019-05-26 14:40 http://www.yybnet.ne

时间:2019-06-03 09:01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在第一期10支乐队的排位赛中,旅行团乐队以148票的高票数位列第一。这支气质清新的乐队现场表演了自己的作品《逝去的歌》,“超级乐迷"高晓松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旅行团表现的水准是最高的,他们虽然不是乐队里最火的,但公认的音乐修养非常好"。排名紧随其后的是朋克元老反光镜乐队和喜欢英伦摇滚的盘尼西林。这三支乐队分别成立于2005年,1997年和2013年。

夏日少不了啤酒、晚风和音乐,也从来都是各路音乐综艺白热化竞争的时段。5月25日晚,筹备了八个月的《乐队的夏天》在爱奇艺上线。这档原创音乐综艺请来了反光镜、痛仰、新裤子、旅行团等 31支中国乐队,米未创始人、《乐队的夏天》出品人马东用中国乐队圈的“半壁江山"来形容这一阵容。但你不要以为这是一场单纯的表演,等待31支乐队的是密集淘汰的赛制,这些或成名已久或新晋成团的乐队将通过不同主题单元的音乐表演,争夺HOT5的乐队席位 。决定他们去留的将是现场乐迷的投票。

喜欢英伦摇滚的盘尼西林 来源:米未传媒

这档音乐综艺的制作公司是一手打造了《奇葩说》的米未传媒。三天前,在北京一家西餐厅,米未联合创始人、《乐队的夏天》总制片人牟頔对界面文娱讲述了节目幕后的制作过程和自己做这档节目的感触。“很多年轻乐队在钻研技术上很下功夫,我们第二次玩改编流行歌曲时,旅行团乐队一进排练厅十几个小时都不出来,完全陷入自己对于音乐细节的死磕里面",这是让她觉得很难得的一点。

在做《乐队的夏天》之前,牟頔唯一接触乐队的机会就是去草莓音乐节,老牌乐队她还知道一些,对最近几年出现的新乐队则是“完全没有了解"。这也是当下很多人的状态。

乐队曾是中国乐坛光芒万丈的存在。1994年,“魔岩三杰"(窦唯、张楚、何勇)、唐朝乐队联袂在香港红磡体育馆演出,被视为中国摇滚史上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唱着个人梦想和社会现实的Beyond乐队也曾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但多年之后,一些老乐队沉寂了,野蛮生长的新乐队成为小众音乐的代名词。米未在海量搜索中发现,中国有几千支可查证的乐队,每年有数百场大小音乐节,但构成年轻人文化娱乐生活一部分的乐队始终没有进入更广泛大众的视野。

与乐队的非主流地位相对的是乐队形象的“符号化"。幸福大街乐队主唱、作家吴虹飞曾在《中国摇滚—大众的想象》中指出,“他们往往年龄不明,出生地不明,个性鲜明,好惊人之语,好为常人所不为。这类描写迎合了都市人的阅读期待……从而在人们的聚焦之下,所谓的‘新新人类’‘摇滚先锋’形成了相似的群体。"

《乐队的夏天》试图展现乐队更丰富的面孔。在媒体看片会上,马东讲了一个关于节目的小插曲。痛仰乐队上台做自我介绍时,自己设计了一个桥段,但没有提前跟马东沟通。“我们是痛仰乐队,第一个人说我是贝司手高晓松,第二个说我是吉他手张亚东,下面说我是鼓手乔杉,我是主唱马东。他们说完以后我的本能反应是,这个肯定会剪掉,我就继续聊,结果他们生气了,下来以后我问导演,我说为什么呀?导演说他们设计了一个梗,前面的话说完了以后你应该问,怎么没有青峰啊,他们会说因为是吴(无)青峰。"

让牟頔越来越确定的一点是,这个节目里,乐队里的人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比赛。现在,她用“超出预想"形容自己制作《乐队的夏天》的过程,“我预想中这只是一个好玩的比赛,但是随着人物越挖掘越饱满,我觉得我们捡到了好多宝"。

从300支到31支

2018年,有个女孩来米未面试,要求一周只工作5天,一年只工作11个月,因为她玩乐队,需要排练和演出。牟頔讶异于她的直接和“奇怪"的要求,和她聊了很多,她从这个女孩身上看到“玩乐队的人可爱的一面",后来牟頔把这个故事讲给了马东和公司其他核心人员听,这成为《乐队的夏天》的原点。

牟頔告诉界面文娱,那时米未想尝试做一个全新的节目,但还在喜剧和音乐两个题材上徘徊。沿着这两个方向继续探讨,他们越来越明确,乐队节目更鲜活,也更有抓手。大概开了三四轮会之后,米未就确定了要做一档关于乐队的节目。

相关资讯